Close

家庭事業


我叫施小娟,在加拿大多倫多生活十年了。我有個好朋友張姐,我們以前經常一起去逛街、聊天。去年(二〇一一年)八月,她忽然「消失」了兩個星期。再見到她的時候,我發現她長得比原來俊俏多了,原本就白皙的臉上也新添了紅潤的氣色。
在菩提禪修韓國釜山藥師禪院,常常見到一位皮膚潔淨的短髮少女。1996年出生的她,名字叫朴宣柔。是什麼因緣讓這位花季少女來到菩提禪修?
從我能記事起,氣管炎就一直伴隨著我。為此,我在夜晚常常咳得躺不下,只能坐在那裡受折磨。束手無策的母親不得不整夜陪在我的身邊,全家人也被我吵得不能入睡。
以前我一直想減肥,試了很多種方法,甚至在來參加健身班之前,還一直在做針灸減肥,但都沒有理想的效果。沒想到一個禪修健身班下來,沒有用別的方法,我就減了十三磅!
二〇〇四年參加菩提禪修之前,我的身體特別不好,患有產後心肌病,左心房肥大,心臟已經有器質性病變。此前差不多兩年的時間,我虛弱到不能做任何家務,包括煮飯、打掃衛生、帶孩子。由於身體的原因,我感覺特別沮喪,覺得很無助。
我從馬來西亞移民美國十多年了,現在紐約曼哈頓一所大學任教。由於生活的壓力、兒子的叛逆,讓本已步入中年的我身心疲憊;左膝因勞累過度,常常疼痛難忍,被醫生診斷患有韌帶部分撕裂和早期關節炎。
我今年六十三歲,二十多年來,我在美國舊金山國際機場擔任一家航空公司的飛機零件管理工作,工作的責任和壓力,加上我直率、刻板的性格,讓我常常以緊繃的臉對待同事家人,致使我的「人氣指數」不高。
我是一名髮型師,今年三十四歲。之前我有失眠的毛病,往往半夜十二點以後才能入睡;我還患有十七年的便秘和偶爾會犯的胃病。此外,我因車禍傷及脊椎,需要通過針灸和骨科治療來緩解疼痛。
二〇一二年,我在媽媽的介紹下,參加了菩提禪修的健身班。禪修之後,我雖然覺得整個人更精神了,可是沒有什麼神奇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但媽媽參加了菩提禪修健身班後,身體比以前好多了,整個人的狀態都有了很大的改變。
由於在中國大陸投資失敗和超負荷的工作,2009年我得了高血壓和嚴重失眠症。不吃藥時,我的高壓是156毫米汞柱,低壓是140毫米汞柱,有時,會突然感覺一陣天旋地轉便昏倒在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