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家庭事業


我出生在一個窮苦的家庭。受父母的影響,我從小就養成了不能隨便說「苦」的習慣,處處表現得很堅強,凡事都一肩扛。
記得小時候,我經常會想,這個世界為什麼是這樣的?我為什麼會來到這個世界?但是,後來逐漸長大,和所有人一樣忙著上學、留學、工作、結婚、生兒育女,把這些都淡忘了。直到近年,生活穩定了,小時候思考的問題又浮現出來,我開始再次尋找答案。
初識禪修,是於二〇一二年四月菩提禪修在吉隆坡舉辦的一次法會。法會上,金菩提禪師為大家調理身體,很多人都有明顯的反應和很好的效果。而那天我原本是比較疲勞的,但參加完法會之後,感覺特別精神。
因為工作上的需要,德池經常要與客戶或朋友吃飯應酬,而且每逢應酬必喝酒,喝完酒後還要在半夜開車回家……這使得他的太太典徐夜夜陷溺於憂愁恐懼之中,罹患了焦慮症而不自知。
二〇一二年四月,是我人生的一個低潮:公公往生,家人都沉浸在哀傷的氣氛中;孩子處在叛逆期,脾氣暴躁,難以溝通;我陷入各種交織的問題中,感覺極度苦惱與困惑,心力交瘁,甚至不知人生之路該如何走下去才好。
十五年前(一九九八年)移民到美國後,我開了餐館,做起了生意。開餐館其實非常忙。一年到頭,除了感恩節休一天外,其餘都是工作日,客人一來就要忙個不停。長期的忙碌,讓我想到工作就緊張得想吐,白天不能正常工作,心慌、盜汗,晚上要靠吃中藥才能睡著。
他是身手矯健的跆拳道高手,曾擔任過加拿大國家隊總教練、世界跆拳道聯盟一級國際裁判、加拿大裁判委員會主席……在國際跆拳道的江湖裡,絕對是個聲名顯赫的頂級人物。然而現在,他卻更願意被稱為是一個修行者。他說自己已經完全迷上了「菩提八卦內功」,迷上了禪修。
我叫蔣洪,法名達矗,今年四十八歲,是機械工程師。以前我的身體一直處於亞健康狀況,人很容易疲乏,每天下班的時候都特別疲勞。我在這樣睏乏的狀態下駕車回家,有好幾次因為犯睏,車子差點撞到路崖上。因此,每天下班時我都是膽戰心驚的。
我叫信朋,出生在中國廣州,來加拿大已經大約四十年了,是最早一批從大陸來的老移民。目前,我在溫哥華市中心(Downtown)經營著一家麵包店。
信證和信德母子在參加了菩提禪修後,母子之情更加深厚了,在工作和學習之餘,他們會一起到禪堂當義工。媽媽信證說:「菩提禪修讓我恢復了身心的健康,讓我的家庭更加美滿幸福,還幫助兒子成長為一個更有愛心和責任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