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家庭事業


信證和信德母子在參加了菩提禪修後,母子之情更加深厚了,在工作和學習之餘,他們會一起到禪堂當義工。媽媽信證說:「菩提禪修讓我恢復了身心的健康,讓我的家庭更加美滿幸福,還幫助兒子成長為一個更有愛心和責任感的人……
小時候的我比較活潑開朗,喜歡與人來往,並且夢想成為一個畫家。為了專修美術,我從江原道的鄉村來到首爾,開始了我的求學之路。但事實上,這條路並沒有想像中那麼輕而易舉。孤單的生活,複雜的社會,對未來的不安和絕望,愛情和離別……
我叫頌素,五十一歲,職業是女服設計師。接觸菩提禪修前,我的身體有很多的問題:嚴重的偏頭痛;手關節腫痛和彈弓指;胃酸過多和脹氣。
二〇一一年四月,如同世界末日來臨一般,我最愛的親人——我的先生離我而去了。好像失去了整個世界,我被完全地擊跨了,連孩子也忽然間不再理睬我。面對著女兒扔給我的一句話:「你現在要懂得獨立了。」我忽然感覺自己沒有了家。
二〇一一年春天的某一天,一大早,我晨跑到了紐約市內最著名的大公園——卡如那公園。到公園跑步,對一般人來說也許算不了什麼,可是對於一個六年多來每天都服用安眠藥和抗憂鬱藥、根本分不清白天還是夜晚、又曾經中風的人來說,卻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十多年以來,我一直被坐骨神經引起的腰痛折磨著,看遍各大中西醫院,做過各種復健,但是效果都不明顯,疼痛依舊時好時壞地困擾著我。最嚴重時,還因復健不當而引發腿痛,幾乎不能行走。
在分享我的故事之前,我想先感謝我生命中的貴人──法宇師姐。法宇師姐曾經為了一個生病的朋友在台北禪堂點了近一年的燈,那個生病的人就是我。
有緣步入菩提,讓我成了一個非常幸運吉祥的人——病痛消失了,和一對兒女的隔閡也逐漸消除了。在餐館工作10年,因為動用手臂的勞動比較多,所以我的手臂幾乎每天都痛,2007年在工作中摔了一跤後,我手臂的病痛更如雪上加霜,治療了兩、三個月也沒有好轉。
在移民加拿大之前,我在香港國泰航空當了13年的空服員,做為一個空服員是非常辛苦和勞累的,長時間的飛行導致了失眠症;反覆的時差導致荷爾蒙失調。
一個偶然的機會,法翠給媽媽帶來了一生的改變,也給自己和家人帶來無盡的快樂。但這個機會最初看起來卻是痛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