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德者智者能者

字體:

  • 學以致用是學習的目的

    大家好!(同修:師父好!)

    大家新年好!(同修:師父新年好!)

    大家新年吉祥如意!(同修:收到!)

    大家新年發財!(同修:收到!)

    大家心想事成!(同修:收到!)

    大家變得越來越美!(同修:收到!)

    這次來了許多小朋友。小朋友們高興嗎?(同修:高興!)大朋友們高興嗎?(同修:高興!)有人有時候可能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大孩子還是小孩子。一般二十五歲以上的都是大孩子。知道自己的定位了吧?二十五歲以內的都是小孩子。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我們很多行為都離不開父母親。我記得我遇到過一位大學生,那位大學生估計讀書比較慢一些,都二十七八歲了。他住家裡,每天上學自己帶盒飯。有一天,我從大學路過,看他吃飯。

    我說:「這飯做得不錯啊!自己做的嗎?」

    「我媽。」

    「哦,那你會做飯嗎?」

    「我就會泡麵。」

    「怎麼這樣子啊?看你這樣子也不是笨人,怎麼只會做這個啊?」

    「我沒做過。」

    這可慘了。我們在座的小朋友,有沒有人什麼飯都不會做?請舉手。要想做好人就要說實話,不說實話不屬於好人這一類的。有人不會嗎?沒有舉手的人都會做飯嗎?(同修:會!)這就說明我們在座的小朋友還都算不錯。根本不會做飯的,我對你的家長提出抗議,請把師父的抗議給你的家長帶回去,好不好?過去叫「子不教,父之過」,現在我們改了「子不會做飯,媽之過」。除了說讀書去,什麼都不讓孩子做,親媽的罪過啊!找個後媽,馬上就什麼都會了,是不是?雖然多數後媽都不落好,但是人家把孩子給培養得什麼都會了,尤其是生活能力。所以,這些親媽們,請你們培養自己孩子的生活能力。你想,有一天,如果他考上大學出去了,一個學期裡面吃了十多箱方便麵,營養也不好啊!做飯、洗碗、清潔等等,幹這些家務活的時候,其實是將我們在學校學到的理論與實踐相結合,還可以促進大腦的發育。有相當一部分孩子叫作「考試型學生」,只會考試,不會做別的。不客氣地說,那幾乎等於是廢物。我們學習知識是為了用,對不對?學以致用是學習的目的。考試型學生學習倒是也有用途——會考試,他的腦子只會應付老師期望得到的答案。這樣的人不會生活、不會工作、不會交朋友、沒有魅力、心中冷若冰霜,因為只會考試的人是沒有情感的,有情感的人多數腦筋比較活,學以致用。請小朋友們記住。

    家長和孩子一起在成長。你過去很榮幸地做了父親母親、爺爺奶奶,但是你並不懂得孩子,不懂得孩子的世界。會教育孩子的家長,孩子就容易成才;不會教育孩子的家長,孩子就不容易成才。所以,父母親、長輩們應該和孩子一起成長,陪孩子一起學,陪孩子一起玩,這樣就是會做家長。而不是說,到年底了,拿著棍子吆喝你的孩子,怎麼考這麼一點分數啊!太沒面子了!沒有用的,打也沒有用。

    分數是來自於平時的積累,孩子的智慧也是來自於父母。給孩子提供一個比較溫馨、活躍的生活空間,這個孩子就會變聰明。所以,我建議家長們讓孩子多幹一些家務活,甚至多玩一些遊戲——只要不成為那種網路遊戲高手就行,在生活中做一些遊戲,包括下象棋,還有運動式的、娛樂式的遊戲。

    有家長認為學好數理化就好了,看見孩子彈琴,就會說:「彈琴有什麼用啊?」很多家長讓孩子彈琴只有一個目的——彈琴對孩子大腦有幫助,如果不是說對大腦有幫助的話,很多家長不會讓孩子彈琴的。我告訴大家,其實,所有的課外活動都會讓我們更有智慧。

    為人父母只有一個期望——孩子能正常生活。孩子們做事,都是在替別人做事,人家給錢也好、給飯也好,最終目的是讓自己能夠有一口飯吃,就是這麼簡單的目的。精忠報國也好,實現共產主義也好,或是想把人弄到月球上也好,都是吃飽了飯之外的事。你的父母想法非常簡單,就是讓你有口飯吃,知道嗎?所以,你們爹媽才逼著你們好好學,至少上個大學。現在,大學生找工作都難了,因為這是一個比賽知識的時代。上大學、上碩士、上博士,其實最終的目的就是為了混碗飯吃。未來大家都很聰明,都是大學畢業乃至都是博士畢業,大學生還找什麼工作?我看除了去捏腳,就是做一些最苦力的建築活兒,是比較體力型的,不是動腦型的。

    我們有了知識,就能給別人服務,道理就這麼簡單。剃頭理髮是知識嗎?我告訴大家,連農民種菜種莊稼都是知識,也都是技術,學校教的這些課程也是技術。那跟我來學,算不算學知識啊?(同修:算!)有人說應該不算知識,那是因為實在不懂,這不但是知識,而且還是挺好的知識。人要多會一點東西,增強自己的能力。所以我提醒我們的小朋友們,要讓自己將來都能成才,就要讓自己有動力,多學東西,多學知識。

    知識就是能量

    知識就等於能量,等於力量,明白嗎?以後,並不是站出來看誰強壯,像古代一樣。我看介紹一位古代大將軍,一次能把上千斤的大銅獅子舉起來,能拿兩個大錘子,我們兩個手都拿不起來,人家怎麼掄都行,像變戲法一樣。現在這個時代已經不再用體力去創造世界了,靠的是智力、智慧,僅僅靠體能是遠遠不夠的。就像《三國演義》當中,其實最能打仗的不是張飛,是諸葛亮。諸葛亮不拿寶劍,拿個扇子,也不是鐵扇。現在,我看很多武術表演,小姑娘拿著個扇子,扇子裡頭藏著繡花針,一捏,出去了;或者扇子尖上是刀刃,那都是最低級的。諸葛亮手裡沒有兵刃,拿的是羽毛大扇,他是靠智慧。他研究的天文也好、地理也好,整個人類世界的這些東西,都具有著能量,如果會用它,它就能為人服務。

    當你有了知識之後,你的創造力就很強了,你的能力絕對不是說給人蓋個房子做個衣服那麼簡單,你會變得很有能量,很有創造力,這個是需要去學來的。從做生意來說,一塊錢買來,兩塊錢賣出去,划得來吧?(同修:划得來。)多好的生意啊!如果你家裡有十萬塊錢,只要這一筆交易成了,十萬塊錢就變成了二十萬了,夠棒吧?如果咱家有一百萬,再賺一百萬,多買一套房子,多痛快啊!划得來吧?(同修:划得來!)就是這麼划得來的生意,遠遠不如學習知識更划得來。你所學到的知識,是前人把他們的精華、經驗一代一代總結出來的。我們有的花了一點錢,有的根本沒花錢,就把它拿到手裡了。

    只是作為一個學生,因為年齡還小,還沒有到真正用的時候,所以難以發現知識帶來的價值、帶來的那種能量感,難以感受到它帶來的那種榮耀感。

    我母親給我講過一個歷史故事。有一位叫甘羅的小孩子,他爺爺是宰相──宰相就是現在的國務院總理,替皇帝處理國家事務的重要大臣。甘羅的爺爺受到奸臣迫害,皇帝想要制裁他,準備只要他上朝,就藉機將他關進大獄。為了刁難甘羅的爺爺,皇帝出了一個既特別又非常可笑的難題,要甘羅的爺爺找到公雞蛋,做不到,就要把他砍了。

    甘羅的爺爺提前有所耳聞,感覺到情況不妙,就在家裡著急,說:「他們為了得到權力,誣陷我,皇帝真信了,要宰我,找這個藉口讓我永遠做不到,我肯定是必死無疑!該怎麼辦啊?」甘羅當時好像是九歲(十二歲),聽了之後,仔細分析一下就說:「好,這個容易!我代替爺爺出朝,保證沒問題,放心好了!」

    皇帝頭一天心情不好,晚上沒睡覺,一直喝酒,和後宮的妃子喝酒喝醉了,到早上五更(做皇帝也不容易,五更天就上朝了),天還不亮,雞剛叫。雞剛叫的時候(那還是比較勤快的雞,兩個小時之後懶雞才叫),第一隻叫的時候,皇帝酒還沒醒呢,就上朝了。

    管警衛的人說:「報告皇上,有個小孩跑上來了。」

    皇帝說:「有個小孩跑上來了?這都是大人的事兒啊!叫上來看看。」

    甘羅上來說:「我叫甘羅,我爺爺是宰相。」

    皇帝說:「甘羅,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兒啊?」

    「我爺爺病了,所以我就替我爺爺來上朝。我有真實的事情要告訴您。」

    「好啊,你說吧!」

    「我爺爺其實沒病。」

    「沒病為什麼不來啊?」

    「其實,他坐月子呢!」

    皇帝一聽樂了:「你爺爺一個老頭還會坐月子?我這麼年輕,我都不會坐月子,他會坐月子?」坐月子就是說生孩子,男人不可能坐月子。

    甘羅說:「公雞也同樣啊!不信,您問大家,誰吃過公雞蛋?公雞能下蛋嗎?」

    那個時候,大臣們誰都不敢說,我們家公雞會下蛋。公雞不會下蛋,所以甘老丞相肯定拿不出公雞蛋來,也就躲過了這一難。皇帝就允許甘羅十二歲的時候進朝聽皇帝早晨料理政務。這是個真事,十二歲的時候,甘羅就可以上朝了,就能拿著官爵了。能夠上朝聽政,官也小不了,現在說至少也是個副市長,至少說明他有這麼個名分或者是學識。所以,知識多重要啊!

    我們知識多,如果又會比較合理運用的話,那就是智慧、就是能量。大家對我說的「能量」有感覺嗎?(同修:有!)也許覺得沒有發熱、發脹,不是這樣子的,一個人知識很強就是能量。比如,一個人當總統,他的知識所散發出來的能量和一個當村長的相比,哪一個大啊?總統!知識可以讓村長變成總統,知識就代表能力。人生當中,一個必須要知道的基本事情就是:知識、技術等於能量。所以,必須要學知識,不學習,一個人就會混得很差,就像父母所擔憂的那樣,可能飯都吃不上,隨時就會被老闆炒魷魚。如果你很有知識,很有能力,你可以炒老闆魷魚。但是,大家有能力不一定都要炒老闆,好不好?做老闆的也不容易。我只是說,你至少不會有被人炒掉的那種心酸的感覺,至少不會為明天你的父母、孩子沒有飯吃而憂慮。你胸有成竹,有足夠的能量來創造更多的價值,讓自己家人吃飽飯;更有能量的人,讓一伙人吃飽飯;再大能量的人,讓天下人吃飽飯。能量有多大,就代表著你有多大的智慧。

    人生成就的三個境界

    能者:有能力、有技術的人

    人生成就的境界有三種,第三種叫「能者」。

    「能」是能力的「能」,「者」代表「人」的意思。

    我有一位弟子是一個餐館老闆,他招廚師,雖然給廚師的錢也並不少,但他找了十幾個都沒招上,就給我說,真發愁啊,廚師真不好找!我說:「你就別太挑剔了吧!我知道你做事很細心,你是不是太挑剔了?」

    師父,你不知道,多少人過窮日子是自找的!太懶惰了。」他就給我說:「來個做川菜的,我說你再來個白菜燉豆腐。說:『不會,我是做川菜的。』再來個做北京菜的,讓他擀個麵條。說:『麵條是白案(編註:白案,是中國大陸廚藝界的專業術語。指的是做麵食、擀麵條、烙餅、做點心的廚師)的,我是炒菜的,不會。』我說我給你錢啊!他說:『我不會。』你站那兒看都看會了。『我不會就是不會。』。」

    還真有特點,這個特點就是死皮(編註:臉皮厚);第二個特點是蠢。說實在的,為了讓你自己的老婆孩子、讓你最親最愛的人有飯吃,你都要學一門技術,對不對?所以,這種人心中沒有真正的愛。你看你的街坊鄰居有很多人很招人喜歡,別人家水管子壞了,人家能幫著修;自行車胎被扎了,人家能幫著補;家有點什麼事兒弄不妥,幫著能弄妥。這種人在小區裡特別受歡迎,朋友特別多,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他什麼都會,大家都離不開他,他就像個寶。這個寶是一個人,如果是個東西早被人給買跑了,對不對?從一個人的價值來說,什麼都會,這個能量多強啊!如果還有一個方面又鑽得特別精,能量就更強了,叫一專多能。一專多能,有一個方面非常的精通,很多方面順便就通了。剛才說的那個做川菜的師傅,擀個麵條不會,白菜燉豆腐不會,川味的麻、辣少放,不就是其他北方味?就不動腦,就是他的川味也沒有學精。一個真正的好廚師是把中間的道理都研究透的,將來做什麼菜都可以。

    智者:有知識、有智能的人

    比第三種更上一層的就是「智者」,「智」是智慧的「智」。第三種人是能者,有能力,有技術;第二種人是智者,有學問,有更多的知識,再加技術能力。第三種人只有一樣特質,第二種人有兩樣特質來創造更多的價值。記得《三國演義》當中的「草船借箭」嗎?(同修:記得。)是誰讓誰拿多少箭來著?(同修:周瑜讓諸葛亮。)周瑜和諸葛亮本身是兩伙,碰在一起之後,光想找個茬(編註:時機)把對方給滅了。那個時候,他們是聯軍,實際上他們要像國共合作一樣聯軍去抗擊曹操。周瑜就想,你諸葛亮總要露一手吧,現在主要出兵馬的都是我們吳國。吳國當時的軍事大統帥是周瑜,劉備這邊的軍事統帥是諸葛亮。周瑜說:「你借用我們家的兵馬合作,你只是一張嘴有本事,你也拿點硬活兒出來啊。你沒有兵馬,要不然你給我三天之內弄十萬枝箭吧。

    」三天之內其實根本做不到的,太狠毒了。就算箭頭、箭簇都沒有時間去打,想買這麼多鐵都買不來啊!不可能做得出來。但諸葛亮答應了。諸葛亮自己花錢去雇人打箭了嗎?沒有。他動腦子。因為他對一年四季的風、雪、天氣變化、二十四個節氣掌握得非常清楚,每一個節氣、每一個日子可能會出現什麼樣的天氣變化,他了然於胸,非常清楚,比農民還清楚,所以他才敢簽這個生死狀。

    他就利用了天氣和稻草,弄幾個破鼓破鑼,借了幾艘船,就弄來那麼多的箭。而且更神奇的是他都測好了,船上有一條線,這條線被水淹沒了之後,就知道十萬枝箭拿到手了。多聰明智慧啊!他的智慧來自於知識,就這麼簡單。只要有這些知識,今天你都可以去幹,所以知識是多麼重要啊!只是當你作為學生而不是實踐者的時候,真的感覺不到知識這麼有能量。十萬枝箭,不用說打鐵,就拿橡皮泥捏十枝,你看看要花多少時間?你要自己打鐵更難了。

    技術加上非常廣泛、廣博的知識之後,就是智者。第三種人——能者動用自己身體去賺錢、去做事,可能性比較多。而第二種人——智者知識面非常廣博,是用知識去做事、去賺錢、去創造自己精彩的人生,比動手腳來得要多得多。

    在台灣有一家人做刨冰,當地叫剉冰,就是把凍的冰拿刨子刨成碎碎的冰塊,拌上水果賣錢。有老倆口賣了三十年刨冰,就守著市場上的一個小攤,連房子都沒有。老倆口做刨冰的時候,每天隨意地放佐料,雖然每天味道都不太一樣,但是總的來說都挺好吃。因為他們對刨冰研究得是相當胸有成竹、手到擒來,所以怎麼做都是香的,生意也都不錯。每天能數著一兩千塊台幣,就覺得已經樂呵呵的了,想著「咱爺爺一天一百塊錢都賺不了,現在咱一天能賺一兩千了」,就已經很高興了。他們的兒子是非常好學的一個孩子,在國外大學畢業了,畢業回來之後,他的父母親讓他去做刨冰,他就去做。那孩子是很乖、很動腦筋的人。一個真正有智慧的人不去拒絕事情,更容易去接受事情。幫著幹吧!一個留洋的大學生回來之後,跟爸爸媽媽弄著個小攤賣刨冰,多丟面子啊?他不這麼覺得,他在做的時候,自己在體會著配方、配料和大眾的反映。

    一年以後,他將最受大家歡迎的幾個配方——連他父母親都不知道──它們的重量、克數、大小都記錄下來了。之後就開始招商,他就計算了,不用說整個台灣了,光台北(編註:包含台北市和新北市)就差不多有六百多萬人口。一個店一天收入兩千,如果開一百個店是多少呢?如果你也不怕辛苦,你來入股,給我錢,那原料我來提供,技術我來提供。他有一套合作的方法,很快就在台北開了至少有幾十個吧,反正我每個街道都能看到那個店,賣刨冰賣到那麼大。過去,老倆口沾著唾沫,數著髒票數到兩千,已經高興得屁滾尿流了,現在,什麼都不幹,我估計每天少了二十萬他們都不樂意。每天的收入太多了,一個月的收入勝過他父母一輩子的收入。所以,是不是知識就是力量啊?

    現在聽完之後,你都可以幹。

    中國人烙餅、蒸包子,有幾個賣到全世界都是的?沒有。動腦筋啊!光有一般的能力,通常來說僅僅叫謀生之道,如果加上知識,這人就變成智者了,變成有智慧的人了。這個時候,你原有的能力會放大若干倍。一個成功者,技術在成功當中最多佔十分之一,也重要,但是佔比較小的比例,而智慧佔了更大多數。所以,第二種人是智者,也是我比較讚賞的。當一個人有了廣博的知識,有了綜合的技術,再有了綜合的美好特質——能吃苦、能堅定、不慌亂、做事認真、做人講信用等等,這些好的特質一旦都能學到自己身上的話,這些美好的東西合而為一在一個人身上,這個人必然成為非常精彩的一個人,就不簡單了。

    剛才講到的三國之中的諸葛亮,也算一個智者。諸葛亮的老闆過去是幹什麼的?劉備,賣草鞋的,連草帽都不會編的這麼個傢伙。在咱們這裡排輩,也就是屬於能者,就是有一定幹活能力,是不是?賣鞋的。你們家賣的東西可能都不止是鞋了,對不對?最後人家混個小皇帝當當。張飛呢?主要是屠夫,殺豬的。關羽是幹什麼的?差不多也是受苦力的,就是屬於體力勞動者,至少不是什麼特別智慧的人,後來因為他忠勇,歷代皇帝給他封號,最後將一個人變成神了。在南方很多拜關帝的,在南方就蓋關帝廟,東北也是。諸葛亮也沒啥了不起,諸葛亮說菜農不是菜農;說農民又不是農民;說商人又不是商人;說讀書沒考上狀元,但是,他是什麼都沾邊,是一個博學者。之所以他什麼都不是,是因為實在沒法定位,他什麼都是。我估計他種地,種不太好,他個人體力不夠,但是,他喜歡去學習。每個人的學習方法不同,他有他自己的學習方法。這樣四個人打下來一片天下,也稱為皇帝,這裡頭,諸葛亮就算是一個智者。

    德者:有道德、有慈悲心的人

    第一類是什麼人呢?第一類叫 「德者」,就是有道德的人。天下之大,唯有德者居之。古代的大皇帝能征善戰的,都不是有德的人。道德的概念,是指有慈悲心,愛民如子。一個大皇帝很愛他的人民,稅收過高了,降稅收;貪官污吏太多了,多抓一些,選清廉的;哪裡有天災了,全國其他地方都去幫助。這樣的皇帝,我認為就是好皇帝。天下不管多大,可能屬於一個人,這個人是一個道德最高尚的人。

    德者比能者、智者更多了一個部分。第一,他有能力謀生,有創造力;第二,他有非常綜合和廣博的知識;第三,他有前兩種人都沒有的部分,是什麼呢?是慈悲心。他特別慈悲。比如,在北京當皇帝,河南發大水了,淹死幾萬個百姓。如果他說,河南又不是我家鄉,死就死唄,沒事兒!與我們家沒關係,離北京遠著呢!那這樣的皇帝就不是好皇帝。

    一個好皇帝聽說之後,心好痛啊!讓四個省的人趕快去支持,讓全國人捐款;皇宮裡少花些錢,後宮裁掉一些宮女,賣掉一些值錢的東西,去救濟貧窮的那一方人。好皇帝是真著急,真為百姓的苦難而著急,有慈悲心。

    不管慈悲心是天生就有,還是後天學來的,這樣的人能有什麼呢?有魅力,喜歡關懷別人。所以,這樣的人有幾種特質:他有同情心,台灣叫「同理心」,樂意幫助人;光心裡頭去同情而沒有實際行動不行,而且特別喜歡去幫助人,而且這種幫助還是有智慧地幫。因為首先他也是個智者,是個很有智慧的人,有非常廣博的知識、很好的表達能力、很棒的組織能力、很強的管理能力。

    在《三國演義》當中,對劉備有一些這樣的描述。有一個歇後語叫「劉備摔孩子」。在一次戰鬥之中,五虎上將之一的趙雲——趙雲是一個很厲害的人,為了救他主公的兒子,也就是救劉備的兒子,差一點被曹操的兵給滅了,劉備就要摔孩子。我相信,他作為一個父親,是疼愛自己的孩子的,但是,他也非常珍惜他的每一位將領。就連曹操,雖然他也多疑,殺了很多大將,但是曹操的大將是當時三國之中最多的。很多大將被別人貶得不得了,就連打敗仗的,到他這投降,他都給封官晉爵。一個好的統帥喜歡發現別人的長處,善於發現別人的特長、精彩的部分和正確的部分。這樣有道德的人、大統帥,還有一些特性就是善觀察、善思考、善宏觀地計劃統籌,重大義、不貪小利。很多人很聰明,但有多少人在打仗時因貪小利被人給滅了。

    劉備為什麼能從一個賣草鞋的變成一個地方的王、皇帝,成為這麼大的一個人物呢?他對老百姓不錯。歷史有這樣一個記載:在河南地區,他在打仗的時候,那一塊兒的老百姓都樂意跟他走,有十幾萬的百姓拖家帶口,連牛羊都趕著。曹操這面追過來了,老百姓再加上三萬士兵,能跑得動嗎?在這種狀況下,沒有辦法,劉備就趕快讓人喊:「如果不樂意跑了,就別跑了,別跟著我劉備跑了。因為總是一路被人追,太辛苦了。大家找個生路去吧!他們逮著一個百姓也不會殺的。跟誰不是跟啊?」大約就是這個意思,很真誠。但十幾萬百姓沒一個跑的,都想著:就算死,我們都要跟著你,你對老百姓太好了。老百姓被劉備領導過之後,都拋家捨業跟著他走,他走到哪兒,他們就跟到哪兒!他護著這些百姓啊!這點讓他手下的將軍和敵人一方的軍官聽了都很感動。後來,他成為一個地方的王,也是因為他心中有百姓,心中有這種慈愛。這樣一個有大的道德的人,身上有很多非常好的特質,第一當然就是仁愛;仁愛慈悲之後,才涵蓋著所有的知識和技術。

    我們的小朋友們、小同學們,你們想做哪一種人呢?做第一種。第一種是什麼人來著?(同修:德者。)德者。第二種呢?(同修:智者。)智者。第三種?(同修:能者。

    )能者。大家想做哪一種?(同修:德者。)你自己選吧,不用告訴我。但這三種人之中就沒有一個是懶惰成性、不講信用、得過且過、連偷帶摸,沒有這樣的。哪怕做這三種人當中最下面的這一等,都是一個能者。能者多勞啊!他可能不光會這一種技術,可能會三四種技術。有了能力就會有魅力,如果再有德行、有智慧,這個人幾乎就是完美的啊!

    有沒有這樣的人?有。我們的弟子幾乎每一個都是這樣子的。首先,大家都要有非常慈悲的心腸;第二個,大家都要好學。不管過去好不好學,至少跟我修了之後都要好學,如果讀過我的書不好學,自己就把自己開除了,就不是我的弟子了。我的弟子就要好學,為你所愛的人都要多學一點技術,多學一點知識,如果你心中愛天下人,就更要懂得更多的知識。有的人說:「我是博士生,我不會擀麵條。」這個世界不管你是什麼,你都要吃飯的,對不對?他忘了這是最基本的生命常識。多學一點技術,就多了無限的方便,增加了更多的力量的光芒,人生就會變得精彩。

    希望大家能夠做這三種人當中的一種,哪怕是第三種,也都是很好的。所有的行為都是知識,我們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知識,我們所聽到的一切都是知識,希望我們的小朋友們要有慈悲心,去懂得同情和關愛。這是指同情和關愛別人,別對自己太關愛了。在學習中,請大家記住,要善於觀察。在佛教有一個更高境界的修行,叫「妙觀察」。「妙」是深入的意思。深入觀察,全面思考。我們要學會善於觀察,多聽、多看、多想、多幹,就是少說話、多幹活。

    多聽、多看、多想。聽了、看了,如果不去想,就像風吹過一樣,留不下任何痕跡,像是船過水無痕。思考之後,才能留下該留下的精華,所以要多想。想,也可以稱為思考,也可以叫作想像。請問大家,「想像」這個行為重不重要?想像是很重要的。其實,我特別不喜歡讓人說,你別在那兒瞎想了!你別在那兒胡思亂想了!你別在那兒白日做夢了!好聽一點就是「浮想聯翩」。我告訴大家,人生最高的境界都是先想出來的,先想到一個圖片、一個照片之後,再去追求,去成就它。比如說,女生將來長大之後想做空姐,妳想到的不是「空姐」兩字,而是一種形象,對不對?男生說,我要登上珠穆朗瑪峰。

    你想到的不是一個墳包,肯定是非常高的山峰。你想長大之後變成一個非常富有的人,不管富人長什麼樣子,你總想著是一個大胖子,好像挺有錢的感覺。是一種感覺,一種朦朧的形象概念,對不對?你想將來做教授,你想到的教授不是兩個字,而是圖像,對不對?一個朦朧的、好像老教授的樣子。你想當歌星,你會想到一個男歌星或女歌星的樣子,在萬人的大會場上表演。所以,想像,我們可以說,叫作理想。

    有理想,努力去做,就能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