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來自雪域的珍寶──唐卡

字體:

文:瑪麗亞‧麥克盧爾、行霖

  藏族文化的縮影

唐卡(thangka)誕生於印度佛教藝術,是一種獨特的喜馬拉雅藝術形式,其歷史可以追溯到幾千年前,後來受到中國和尼泊爾傳統的影響。然而「唐卡」這個詞是藏語。中國藏族傳統文化中,在7世紀到12世紀,唐卡以其特別的魅力蜚聲海內外,成為世界著名的精神與藝術奇蹟。

唐卡的藝術表現題材包括藏族歷史、宗教、政治、科學、醫藥、文化和生活等,被喻為「西藏的百科全書」,凝聚著藏族人民的信仰和智慧。在藏傳佛教中,有一千多位神祇,對於如何描繪每位神祇也有著嚴格的規定,而唐卡則是通過佛、菩薩、宇宙學、占星術和傳統醫學的精美手繪圖像來反映佛教的思想。

早在幾百年前,僧人們製作唐卡後,用其作為教學工具。唐卡隨著僧人們遊歷至偏遠的喜馬拉雅山區,從一個村落到另一個村落,成為傳播佛法的重要利器。

「唐卡」的意思是「記錄下的訊息」,這些精美的卷軸旨在將佛陀深奧的教化傳遞給世人。可是,由於保存不當和惡劣的旅行條件,再加上不斷地捲起和展開,大部分最早期的畫作都損壞了,後來因為繪製者們的努力,才使古往今來的禪修者得以從這種藝術形式中尋求靈性的啟發,依靠其克服困難,走向覺悟之路。西藏虔誠的佛教徒們為了請回一幅唐卡,甚至願意傾其所有,足見唐卡在佛教徒心目中的崇聖地位。

現今,唐卡在西藏不僅數量龐大,分布也極廣,其影響力甚至勝於壁畫與雕塑,是西藏各大小寺院殿堂上必定供奉之聖像,更經常成為某些寺院中的鎮寺之寶。每逢寺院舉辦宗教活動或佛事時,唐卡都受到人們的頂禮膜拜,人們還依其進行修持觀想。

成為唐卡畫師

tangka--2唐卡藝術家必須在唐卡大師的嚴格指導下接受至少十年的培訓。在開始學習的那些年中,學徒學習按精確的網格,以及佛經和古代唐卡大師規定的肖像畫法規則畫佛像。這一步純熟之後,則開始研磨,使用純礦物和貴重金屬顏料上色。即使唐卡畫家不是出家人,他們也需要研究經文,因為唐卡是依這些經文而成畫的。高強度的學徒期結束後,他們還需要五到十年才能成為專家。

唐卡繪畫要求注意力高度集中、對細節觀察入微,還要擁有宏大的精神追求,善於思索。

現代唐卡畫師──蔣詠‧辛傑(Jamyong Singye)說:「唐卡繪畫被稱為『身語意的繪畫』:『身』是用來繪製唐卡,『語』是用來念誦咒語,『意』是用來觀修本尊。一位經過嚴格儀軌訓練的西藏唐卡畫師,除了知道什麼是正確的造像度量之外,而更重要的是擁有一顆清淨心,保持身語意的清淨來作畫。經由這樣而創作出的唐卡,能散發清淨能量,將本尊聖像的加持力傳達給人們。」

 

 

 

唐卡的繪製與功德利益

tangka--3 傳統上,無論唐卡畫師是僧人還是在家人,都需要在開始繪製之前進行禪修及參加宗教儀式。更準確地說,禪修和靈性是繪製過程的重要組成部分,需要觀想神佛的形象。在過去,畫師們的日常工作受到嚴格管理,繪畫前要沐浴全身;繪製未結束前,畫師應禁肉、禁蔥、禁蒜、禁酒、禁慾。

根據尺寸和題材的不同,一幅唐卡可能要花費幾個月甚至幾年才能完成。畫布是棉布或絲綢,最著名的材料是用絲綢,越重要的唐卡用料越名貴。在標準的西藏唐卡中,正中還縫著一塊錦緞,絢麗精美,大小、形狀不一。準備畫布需要至少三天,畫布放在一個木製畫框上,覆以白色黏土或滑石粉,將畫布上的小孔堵上,使之表面光滑。當畫布乾了以後,用一塊圓石頭將其磨光。

下一步是畫草圖。草圖就好像唐卡的骨髓,整體而言,其構圖均極為嚴謹,筆法精細,著色濃烈、均衡、飽滿,每條線、每個角度都需要精確測量。畫師通常從畫布中間開始畫神、佛等形象,然後再朝四周畫。

繪製唐卡的顏料一般以天然植物(如藏紅花、大黃、藍靛)、礦石(如雄黃、硃砂)、寶石(如紅寶石、綠松石)或金屬(如黃金、白銀)等粉末調製而成,也有少數唐卡是透過刺繡、織錦、緙絲或貼花等方式製成。顏料與膠相混合,以確保唐卡光澤持久。在設色上,唐卡底色大多為紅、黑、藍、金、銀等重彩。在宗教上,紅唐卡所繪製的多為「佛本生故事」;黑唐卡主要繪製的是金剛、護法等降妖除魔的題材,通常以金色勾勒線條;藍唐卡所繪製的通常為歡喜佛、勝樂金剛等;金銀底色則呈現出富貴典雅的風格。此外,不同的顏色也用來呈現諸佛、菩薩、金剛、護法的不同性格。例如:白色經常用來繪製佛、菩薩的聖像,象徵著吉祥、純潔、慈悲、平靜、和藹、善良;紅色、黑色和深藍色經常用來繪製顯現「憤怒相」的金剛或護法;黃色象徵功德廣大、知識淵博;金色則表現著一種神聖的氛圍。

「原始唐卡」完成後,將其從畫框裡取出,畫師們用一種帶有光滑石頭筆尖的特殊筆,如貓眼石或瑪瑙石筆,在金或其他金屬觸點上打磨,使其發光,直到金屬的光澤充分體現出來後才能算是最終完工。一般還要請有修行成就的高僧進行開光加持誦經,並在背面蓋上金汁或硃砂手印。開光後的唐卡極具宗教意義的神聖性,受到佛教徒的頂禮膜拜。懸掛這樣的唐卡亦可獲得無上功德利益,改善家庭風水,消災滅難,延壽賜福,為有緣之人帶來身心靈的清淨自在,與吉祥大能量的恆時加持護佑。

在過去,唐卡被製成便於隨身攜帶的卷軸。最好的唐卡有一塊布保護,防止用繩子和緞帶打開或捲起時受到損壞,這樣的唐卡不論在物質上或精神上均具有極高的價值。

唐卡——心靈的壇城聖境

tangka--1在藝術上,唐卡以其歷史悠久、繪製技藝精湛而受到世人的推崇與重視;在宗教上,它更是信徒們心目中的聖物。唐卡中所描繪的諸佛、菩薩聖像或壇城(即「曼陀羅」,Mandalas),不僅為修行者帶來祝福、為一般家庭提供加持與護佑,更時時提醒著修行者莫忘保持一顆慈悲之心。

然而,這樣的藝術形式需要非常廣泛的知識和訓練,以及為藝術一絲不苟的獻身精神。在快節奏的現代社會,人們通常不太重視神聖的工藝,因而有被淘汰的危險,許多當代的唐卡畫家只能勉強維持生活。如今,這些大師通過宣傳以及教育學徒保持創作過程的完整性,來努力保護佛教文化的輝煌。也有世界各地的博物館存儲和復原老舊的唐卡,其中大部分已損壞,不僅因為反覆捲起和展開,而且因為在寺廟,唐卡暴露在空氣中,塵垢、油和水漬溼氣成為黴菌的溫床;年深日久之下,唐卡還容易產生畫布及色彩龜裂磨損、染料暈開等問題,這使得現存的古老唐卡更顯珍貴。

數位影像的應用使唐卡這種藝術形式得以面向更多人,許多非佛教徒也成為狂熱的愛好者。伊麗莎白女王私人藝術收藏品的一個重要部分就是唐卡。在1994年,一幅明朝(1368~1644)大唐卡在紐約一個拍賣會上以一百萬美元售出;在2002年,它再次出售,估值約360萬美元。

唐卡這種崇高的藝術形式是世界精神文化遺產的窗口。一幅年代久遠的珍貴唐卡雖不可得,但是,對於佛教徒而言,即使是一幅複製唐卡,倘若經過上師的賜福與加持,其價值都遠遠超越了拍賣會上的骨董唐卡。對於虔誠的修行者而言,一幅唐卡可以引導修行者窺見內在之心,進而與外在的大宇宙或諸佛菩薩相應,契入天人合一之境。

藝術本身是神聖的,而唐卡這種描繪諸佛、菩薩聖像或壇城的藝術,這個來自雪域的珍寶,更將超越文化和宗教差異,點燃人類的靈性之火,帶給人們吉祥與圓滿。

(明代御製四臂觀音金唐卡:繪製於15世紀,為西藏上乘密法修行者觀照修行之所依,傳承至今已超過450年。

釋迦牟尼佛唐卡:由西藏老畫師頓珠為感恩金菩提禪師所繪製供養。

長壽三尊古唐卡:繪製於清代早期,唐卡中三尊佛像分別為長壽佛、白度母與尊勝佛母,象徵著福、壽與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