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那些關於佛的神聖與故事

字體:

──印度八大聖地巡禮
文:夏玉

和多數人所熟悉的四季不同,印度一年僅有夏季、冬季和雨季三種氣候型態,其中四至七月為夏季,氣候炎熱,不適宜旅行;七至十月為雨季,不僅到處潮溼泥濘,使得原本堪慮的衛生條件雪上加霜,更甚者,暴雷雨所帶來的洪水也經常沖毀道路,阻斷交通,更不適合旅行。因此,最適合前往印度旅行的季節即是每年十一月至隔年三月的冬季。

印度是世界四大古文明發源地之一,也是信仰多神教的國家,因此,處處均可見到印度教、佛教、錫克教、耆那教、伊斯蘭教等不同宗教的廟宇或殿堂,也處處均有古老建築的遺蹟。如果不刻意關注那些滿街亂走的牛羊;如果不刻意著眼於滿地的牛糞;如果不介意旅程中找不到廁所,必須「善巧方便」地「回歸自然」,印度絕對是一個非去不可的國家。之所以如此斬釘截鐵,是因為隨著文明的發展,前往任何文明的國度或城市旅行已經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然而,現代化卻也使得許多城市的面貌逐漸模糊、趨向一致,幾乎喪失了原本的傳統文化特色,要再尋到一處與原始大地如此貼近的國家或城市,畢竟越來越不容易了。

本文所介紹的佛教八大聖地雖然多數僅存斷垣殘壁,但一磚一瓦均鐫刻著古老的歷史記憶,足堪玩味。這些地點或許並非熱門的觀光景點,也並非觀光客必遊之地,但卻是人類最珍貴的文化遺產。

行走於頹圮的紅磚建築之間,彷彿穿越兩千多年的時光,向著古老的印度走去,在那裡,靜靜地感受「靜止的時間」與風的流動線條,仰頭向天,或許你將無意間與兩千六百年前的古老智慧相遇……

悉達多太子出生地:蘭毘尼園
蘭毘尼園(Lumbini),又譯為嵐毘尼、臘伐尼、林微尼,位於今日尼泊爾境內的魯潘德希縣(Rupandehi District),佔地約7.8平方公里,昔時為古印度的一部分。這裡草木扶疏,景色怡人,園子裡有一方水池,傳說,這是悉達多太子(即佛陀)的出生地,也是佛陀的母親摩耶夫人和太子沐浴的水池。

自古以來,此地一直被認為是佛陀的出生地,但直到德國考古學家費西爾(Alois. A. Fuhrer)博士無意間發現一座石柱,石柱上鐫刻著阿育王的親筆敕文,內容為「天佑慈祥王登基廿年,親自來地朝拜,因為這裡是釋迦牟尼佛誕生之地。」蘭毘尼園遂成為世所公認的佛陀出生地,並於一九九七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在蘭毘尼園附近,有一座摩耶夫人廟,還有一個寺廟群,分別為南傳寺廟、西藏寺、緬甸寺。此外,在其西方約27公里處,為古代迦毗羅衛城的遺址,考古學家證實其為佛陀成長的地方。由於這些古蹟,使得此地成為全球佛教徒的朝聖地和宗教遺跡考古中心,吸引了無數人前來朝聖。

如今的蘭毘尼園為尼泊爾政府於一九六八年所整建,雖不復往昔風貌,但滿園的綠意、寂靜與鳥鳴、微風,約略可以感受到一種神聖的氛圍。

成道處:菩提伽耶

大菩提樹
菩提伽耶(Bodhgaya)是佛的成道處。此處有一棵大菩提樹,佛陀便是在這裡的菩提樹下悟道,不過,如今位於菩提伽耶的這棵樹,並不是佛悟道時的那一棵。在兩千六百年間,此處的菩提樹經過多次砍伐與復植,最後在一八七一年被一場暴風雨摧毀,經英國考古學家康寧漢爵士(Alexandar Cunningham)加以復植,才有了如今這棵樹齡超過百歲的菩提樹。

冬季的菩提伽耶,白天氣溫有時高達攝氏28度。來到此地,若能靜靜地站在菩提樹下,感受濃蔭蔽天的清涼,看著自葉隙篩下來的陽光一小片一小片地印在地上、人們的臉上和周圍的景物上,隨著風一閃一閃地亮著,好比銀河中的群星閃爍,頗有一種穿越時空之感。在此小坐一會兒,感受一下朝聖者那發乎於心,形諸於外的虔誠,也是一種難得的安詳與幸福。

摩訶菩提寺
摩訶菩提寺(MahaBodhi Temple)中的摩訶是「大」的意思,因此,也有人稱它為「大菩提寺」。摩訶菩提寺高52米,基座15平方米,為一塔狀寺廟建築,外觀有許多精緻的佛像浮雕,於二○○二年被國際教科文組織選入「世界文化遺產」之列,也是著名的觀光景點。

事實上,最早的摩訶菩提寺是阿育王於公元前三世紀所建,經過多次增建、毀壞與修復,才形成了如今的樣貌。

摩訶菩提寺是印度現存最古老的全磚石結構寺廟之一,以其古老的歷史與精緻浮雕而聞名於世。別看它如今恢宏精緻的模樣,其實早在十三世紀時,有佛教徒因為擔心它受到異教徒的攻擊、摧殘,刻意將它掩埋,使其外觀看來如同一座土丘,雖然因此躲過了戰火摧殘,卻也使它埋沒於荒煙蔓草中達數百年之久。直到一八八一年,在英國考古學家康林罕(A. Cunningham)的發掘下才得以重見天日。

摩訶菩提寺出土之後,引起世人的驚嘆,並吸引了包含佛教徒在內的無數觀光客前往一親芳澤。它昂然挺立於印度大地上,見證了歷史的興衰與宗教的消長,活脫脫就是一部活的史書,只待世人好好品味閱讀。

恆河日出
黎明前的恆河(Ganga River)闃黑如墨,唯有觀光客所施放的水燈點點漂蕩於河面,劃出一道道流光。河上有許多大大小小的船隻,載著一群群觀光客,有時船與船靠得很近,識與不識的人們甚至可以近距離微笑、問好。

船家奮力撐篙,劃破水面,在闃黑的夜裡發出清脆的撥水聲。或許是夜太黑,或許是聖河的神祕力量太不可思議,雖然有許多印度小販划著舟扯開嗓門大聲叫賣;雖然河邊密密麻麻的沐浴者不斷喃喃念誦著咒語;雖然觀光客操著各種不同的語言互相交談,但這一切聲音似乎都在恆河的安撫下和諧共存。置身其中,絲毫不感到喧嘩或紛亂。

在眾所期盼中,一輪紅日躍出水面!人們不約而同地發出驚呼聲,那個當下,大自然的恩寵籠罩在所有等待者身上,不分語言與國界,大家擁有相同的感動,呼吸著同樣的空氣,享受著同樣的日光,人我之間的界限消失了,這大約便是一種無法言喻的神聖感動吧?

初轉法輪處:鹿野苑
來到鹿野苑(Sarnath)高三十九米,直徑二十八餘米的達美克塔(Dhamekh Stupa),望著這座建造於阿育王時期,重建於西元五世紀(笈多王朝)的巨塔,想像著無數工人在塔基堆疊石塊,再逐層往上堆疊磚塊時揮汗工作的畫面,想像著藝匠釜鑿出其上美麗的花草、人物、飛鳥浮雕,再以金屬固定於塔面的專注與虔誠,一種關乎信仰的神聖心情油然而生。

其實,佛陀證道後在此對著五比丘初轉法輪時,這座塔並不存在,多虧了虔誠向佛的阿育王在此處建造巨塔,使人們有了緬懷歷史的依據。最令人驚嘆的是,它是如此巨大,卻竟然能夠毫髮無傷地「避」開了一一九四年異教徒的猛烈攻擊,完整無損地屹立至今,相較於其他古老佛教建築的斷垣殘壁,達美克塔簡直就是一個奇蹟。

佛塔上的古老磚石見證著佛法的昌盛與衰微,雖然矗立超過一千五百年,但時光並未磨損其應有的神聖與價值。站在塔前,人類顯得如此渺小,歷史卻又如此悠長,一顆心不禁謙卑了起來……

降伏外道處:舍衛城

sheweiguoqishujiguduyuan

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https://zh.wikipedia.org/wiki/File:Jetavana1.jpg)

舍衛城(Sravasti),即是經典中所提及的「祇樹給孤獨園」(即祇園精舍)所在之處,也是佛陀宣講《金剛經》和《佛說阿彌陀經》的地方。傳說佛陀為了降伏外道,曾在此示現多種神通變化,並在此度過了二十五個雨季(結夏安居),是佛陀在世時居住最久的地方。

來到佔地廣闊的祇樹給孤獨園,懷想給孤獨長者付出足以鋪滿這片土地的黃金,向祇陀太子買下這塊土地,只為了供養給佛陀與僧團的故事,不知是陽光太美,還是綠意太濃,心情不禁金光閃爍了起來。

若是這世界上真有所謂的淨土,這裡應該就是了吧?若能開放全身心所有的感官、放鬆身體上的每一個細胞,盡情地呼吸,毫無拘束地漫步,飽覽園區靜謐閒適的風光,說不定就有那麼一個腳印幸運地交疊在佛曾經走過的腳印上……

自忉利天臨降處:僧伽施

sengqieshi

圖片提供:「大吉藏樂朝聖旅遊」

僧伽施(Sankasia,又稱曲女城)是一個稱不上景點的小村莊。它之所以成為佛教徒心目中的聖地,最主要是因為以下這個故事:傳說佛陀曾經上忉利天為母親摩耶夫人說法三個月,三個月後,自忉利天返還人間時,帝釋天幻化出三道寶階,讓佛陀沿著寶階降下。據稱中央那道寶階是由黃金所構成;左邊的寶階為水晶;右邊則為白銀。當時佛沿著中央的寶階拾級而下,左右兩側則分別是帝釋天和大梵天王……僧伽施便是佛自忉利天還降人間之處,因年代久遠,此地遺蹟已遭到嚴重破壞,幾乎只留下由破損紅磚所堆成的小丘。

從頹圮的磚丘中,完全無法想像「寶階」到底該是什麼樣子,倒是讓人產生了一種時空交錯的幻覺──從文明過渡到鄉野,踏上兩千六百年前的傳說之地。飛機雖然可以帶領著人們從一座城市飛越到另一座城市,但卻無法帶領人們回到過去,參與那些傳說中的神聖。在現代與古代之間,在現實與傳說之間,無數的故事與歷史就這麼流傳了下來。我們雖然無法躬逢其盛,但想像力可以弭平時空的鴻溝,帶領我們飛向古老的過去……

度眾說法處:王舍城

靈鷲山

lingjiushanshuofatai

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https://zh.wikipedia.org/wiki/File:Vulturepeak1.jpg)

靈鷲山(Gridhakuta Hill, or Vulture’s Peak),即經典中所說的「耆闍崛山」或「靈山」,因為山上有一顆形似鷲首的巨石,因此被稱為靈鷲山。

傳說靈鷲山是佛陀涅槃後佛教經典第一次集結之處,因此,雖然此處看來僅僅是個荒山野嶺,卻總有許多佛教徒頂著破曉前的昏暗天色,三步一拜,九步一叩地從山腳下一路唱誦釋迦牟尼佛聖號,一路拜上山頂上的說法台。此處的說法台就如同其他佛教聖地一般是由紅磚堆砌而成,居高臨下,雖然佔地不大,視野卻顯得十分曠遠。

來到說法台,總有人盤坐在那裡閉眼唱誦佛號,他們之中淚流滿面者有之、號啕大哭者有之,靜默不語者有之。從外觀上無法判斷他們心中在想些什麼,或許是蟄伏兩千六百年的師徒之情被喚醒了吧?他們是否憶起無數個前世之前曾在此聽佛說法?這會兒如同流浪經年的遊子突然見到了娘親,再也壓抑不住奔湧的悲傷,只能寄情於佛號的唱誦了吧?

那爛陀大學

natuodaxue1

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d/d4/Nalanda.jpg)

距離靈鷲山不遠處還有個「那爛陀大學」(Nālandā)。那爛陀是梵語發音,為「無畏施」之意。據傳,那爛陀大學在全盛時期曾有上萬名僧眾與學者聚集於此,眾所熟知的玄奘與義淨兩位大譯師便曾遊歷至此「取經」。那爛陀在全盛時期有藏書多達九百萬卷,每天都有一百多個講壇開講,所講授的課程包含大乘經典、天文學、數學、醫藥等。可惜,一一九三年突厥人巴克赫提亞爾‧卡爾基(Bakhtiyar Khalji)帶領軍隊侵佔寺院,在大肆破壞之下,那爛陀再也不復往日風光,如今的遺址處只留下斷垣殘壁。依遺址看來,不難想像當年那些建築之雄偉,也不難想像那些求知若渴的學僧川流不息的盛況。

走在紅磚砌成的台階或步道上,感覺離歷史是那麼地近……

預告捨壽處:毘舍離
毘舍離(Vaishali)即是經典中所說的「廣嚴城」,是佛陀宣講《藥師經》之處,是史上第一個比丘尼僧團成立之處,是第二次經典結集之處,也是佛陀預告即將涅槃之處。來到這裡,我最想尋找的是《藥師經》裡所提到的「樂音樹」。有人說,樂音樹其實是一片樹林,因為微風吹動枝葉時發出大自然的天籟,如同音樂一般,所以被稱為樂音樹。但真的是這樣嗎?那為何其他地方的樹不稱為樂音樹?難道別處的風不吹、樹葉不動?或者兩千六百年前,這裡曾經有一種會發出清脆音樂的樹木?

建於公元前三世紀的阿育王佛塔(Asoka Stupa)如一只覆缽,靜靜地罩住了毘舍離的一方土地,塔邊矗立著阿育王石柱,它們彼此陪伴著度過了2300年,見證著佛法在印度大地上由昌隆至衰微的歷史。站在毘舍離的土地上,可以感受到阿育王對於佛法的虔誠與熱情,若非阿育王在各個聖地豎立了這些石柱,標記著它們的神聖,讓後世的佛子們循著這些石柱找來,這些荒涼之地怎麼可能成為觀光「聖」地呢?

涅槃處:拘尸那羅
拘尸那羅(Kushinagar)有一座大涅槃寺(Mahaparinibbana Temple),是印度政府於一九五六年為了紀念佛陀涅槃兩千五百年而建的。寺旁有一座一八七六年出土的大涅槃塔。據稱這座塔是末羅人為了安奉佛陀舍利所建的舍利塔,後來阿育王及笈多王朝都曾經予以增建,形成了如今宛如覆鐘的外觀。

大涅槃寺裡有一尊以黑岩雕成的六尺長臥佛,佛像上被無數虔誠的信眾貼滿了金箔。傳說在十二世紀時,人們曾將它埋入地底,以防受到其他宗教徒的破壞,直到十九世紀中葉才被考古學家發掘出來,經過修復後恢復了如今的面貌。

在遊化四十九年,度化無數眾生之後,佛來到拘尸那羅,請阿難尊者在梭羅雙樹間鋪設一張睡榻,之後便以頭朝北,面朝西,右側臥的姿態示現了寂滅相。入滅前,佛以一天一夜的時間總結了一生所傳的佛法,告訴後世弟子應以戒為師、以法為師、行八正道,遂於二月十五的月圓之夜示寂,進入了涅槃。那年是西元前54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