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素食廚房:芋頭稀飯

字體:

文:昱昀

ytxf-2.1

五穀根莖類向來是人體主要熱量的來源,除了米飯麥麵,還有以澱粉為主要成分的食物如地瓜、芋頭、馬鈴薯,也屬於這一類。現代社會講究瘦身、養生,白米飯是不宜吃多的,需搭配五穀飯、十穀米才是最新流行趨勢,然而我仍舊喜愛吃地瓜、芋頭和馬鈴薯,尤其是芋頭,凡是一切有關芋頭的料理和製品,我是無可救藥的愛好者。

月餅、太陽餅一類的食物近年來已不太常吃,一來嫌吃了碎屑掉滿地,二來嫌熱量高,還是少吃為妙。不過來到彰化這座美食之城,大街小巷埋藏著不少糕餅店,我的好奇心也漸漸被勾引。有一回,朋友帶我去深藏在巷弄中的店鋪,有賣彩頭酥、芋頭酥,還有麻糬。其中芋頭酥的滋味十足誘人,店員裝在小紙袋裡遞過來,窸窸嚓嚓,食物與紙袋間的摩擦聲,無形中增添了食物的美味。輕咬一口,芋頭的香氣在嘴裡迸開,鬆軟香彈,又不會太甜。吃了一顆芋頭酥,喜上眉梢,心情指數急速竄升,竟敲醒我封閉已久不吃糕餅的心扉,若往後中秋節都把蛋黃酥換成芋頭酥,大概是不拒絕的。

從高中起,不知為何身邊總不缺乏愛好美食的知己,還是說貪吃是人類的本性呢?三五好友群聚,總是會聊起關於美食的話題,彼此交換心得,某條街上的小吃便宜又美味、哪家咖哩飯最辛香、哪家店的千層麵不夠格等等,七嘴八舌、熱鬧非常。漸漸的,我發現自己對芋頭有特殊的愛好。

在學校附近的一家麵包店,他們賣的芋泥蛋糕,才是真正令我意識到自己對芋頭的愛有多深呢!就如同芋頭與牛奶相配,濃得化不開般深邃。這讓我想起童年的西米露,在夏日炎熱的午後,母親端來一碗清涼香甜的西米露,親切地招呼我們來享用,西米露除了有基本的椰奶、椰果外,芋頭也不願錯過饗宴,放低身段,舒展筋骨,盡量看起來綿柔可人。可惜離家在外生活,母親的飯菜甜品,很少再光臨我的胃了,只好去麵包店買芋泥蛋糕來解解饞。原來我品嘗芋頭的同時,也懷想著母親的味道。

上了大學後,我成為一日三餐兼點心、宵夜需要在外解決的「外食族」,近年來在食安風波下,對於外面的飲食不得不多加注意,這也是母親對一個離家在外生活的女兒的叮嚀。然而第一次離家,卻是懷著興奮的心情,期待不一樣的生活經歷。只是漸漸的,外食族當久了,就不禁想起母親的飯香,尤其是稀飯裡的芋頭。芋頭在經歷滾燙的火煉之後,變得香鬆軟爛,稀飯佐以香菇的香味和高麗菜的清甜,再加上少許芹菜,一鍋濃郁的鹹稀飯,總要吃上好幾碗。在外面生活久了,媽媽煮的芋頭稀飯總是令人特別懷念。每次回家吃下一碗,就足以撫平疲憊的心靈,所有的憂愁和煩惱都和芋頭一起在胃裡消化殆盡了。

在食欲縱流的年代,我仍守著初衷,尋訪樸實無華的芋頭,秉持一份真純,回味童年的記憶,然而時間如流水,人生是一葉扁舟,注定經歷一番波折。人生不斷變動著,也成長著,但願心中那塊自在天真的小角落,不會成為失落的樂園。

鉛華落盡見真淳,平凡之處亦有不平凡之味。即便是普通的菜飯,只要細細咀嚼、用心感受,也可以嘗出不一樣的滋味。就像我最愛的芋頭稀飯,芋頭滾水火煉,再佐以蔬菜的清香,雖簡單,卻是我最愛的一道芋頭美味……

 

製作方法:

原料:米、芋頭、香菇、高麗菜、少許芹菜

調料:適量的鹽

  1. 先將芋頭洗淨、削皮、切小塊。
  2. 再將香菇泡軟,之後炒鍋內加入少許油,用薑把香菇爆香。
  3. 水滾後放入冷飯轉小火悶煮十分鐘,米粒熟軟後放入切塊的芋頭、爆好的香菇、高麗菜。
  4. 芋頭煮熟後,加入適量的鹽,撒上芹菜末,即可熄火。

 

小貼士:

挑選芋頭時要選擇較結實,且沒有斑點的。芋頭宜體型勻稱,拿起來重量輕,就表示水份少;切開來肉質細白的,就表示質地鬆,這就是上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