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我找到好師父了

字體:

何昕   美國紐約
圖文由美國紐約菩提禪堂提供

從小我就對修行的事很感興趣。我的爺爺修行道家多年,現在一百零三歲,身體還很健康。小時候,我和爺爺生活,我曾兩次求他教我修練,卻都被他以「師徒緣分不夠」為由拒絕了。無論我怎麼求,他都沒教我一招半式,只是給我講了一些古往今來各派修練的奇聞軼事,聽得我羨慕嚮往到了極點。

後來我也遇到一些修行的朋友,接觸了不同的流派,還曾被邀請加入他們,但我大都是淺嘗輒止。冥冥中,我一直在等待、尋求著我真正的師父。

zhaodao-15-01-600

 

結緣菩提 脫胎換骨

二〇一〇年春節的家族聚會,我發現四姑媽面色蠟黃,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詢問之下得知,原來她患有甲狀腺腫瘤,左邊長有四個瘤子,右邊也長了兩個,最大的一個有2.7公分。而且瘤子每年都在增大和往裡長,已經壓迫了聲帶。除此之外,她還有嚴重的耳鳴,感覺好像總有小鳥在耳邊叫。可兩個月後再見面時,她竟然臉色紅潤,精神極佳,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我們都吃驚地詢問她吃了什麼藥,以至於變化如此之大。四姑媽說,那是因為她參加了菩提禪修。她高興地告訴我,她參加了一場菩提禪修的法會,耳鳴就消失了;而且腫瘤不但沒有增大,還略有縮小。

這奇蹟般的變化,讓我對菩提禪修產生了極大的好奇,我決定親自去看看!

當年夏天的一個週末,我第一次踏入菩提禪修紐約禪堂,並且參加了一次三十分鐘的《大光明修持法》共修。那天晚上半夜醒來,我發現自己雙腳的大拇趾呈黑紫色,兩個耳廓也是黑黑腫腫的,出現了很明顯的排毒現象。

多年來,由於繁重的工作壓力和對辛辣食物的偏愛,加上寒熱錯雜的體質,我的身體裡積累了許多「毒素」。我曾經試過用「冥想」來排毒,但效果甚微,沒想到這次身體反應這麼快、這麼大。

更厲害的還在後面。

幾天後,我全身開始發疹子,渾身發癢,夜裡癢得根本睡不了,一撓就是一片水泡。

奇怪的是,我雖然晚上睡不了覺,在白天卻很精神。這種狀態持續了幾天,我想,這一定是好事,是把我身上的濕氣、毒素都給排出來了。

在之後的第二個週末,我有幸參加了菩提禪修健身班,聆聽了金菩提禪師唱誦的能量調理CD。當禪師吟唱的第一個曲調傳過來時,我全身顫慄,淚如泉湧,我感到這是一種久違的、來自天界呼喚我靈魂的聲音;同時我奇怪地聞到了一種很奇特的藥草味道。

當天的調理過後,我渾身上下的風濕病痛,有百分之八十消失了。一週的健身班下來,我猶如脫胎換骨。

神奇妙法 夢想成真

得知二〇一二年九月要在紐約開辦菩提禪修二級班,我也報了名並順利地參加了課程。

這次課程讓我不僅經歷了很多有趣的事情,更得到了再次的提升和受益。

二級班開課第三天的早上,我在開車去禪堂的路上,發現自己的嘴巴裡起了幾個泡。經驗告訴我,這種每個月折磨我的口腔潰瘍,一定要經歷五到七天才會好。沒想到,在練了幾遍《藥師大光明修持法》後,當天下午我便無意間發現,潰瘍部分居然神奇地消失了!

課堂上,金菩提禪師教授給我們很多調理疾病的妙法。這妙法不僅對人有用,對動物也有用。當天下課回家,我看見家裡的金毛犬可憐巴巴地趴在地上,而且一直在拉肚子,我就用剛學到的方法給牠調理。牠一動也不動地趴著,好像很舒服的樣子,調理了三分鐘,牠就睡著了。醒來後牠把前一天吃的不好的東西都吐了出來,一會兒就全好了。

我的身體、心境和生活也在變化著:雖然每天要處理大量繁瑣的工作和家事,雖然有時只能睡兩、三個小時,但是我的精神很好,頭腦非常清楚;因為強大的能量加持,我突然變得很容易感受到別人的情緒和想法,就算對方只是站在我面前不說話,我也好像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那感覺真是妙不可言啊!此外,我還體會到,一個人的健康快樂,不是真正的健康快樂,我希望更多需要幫助的人都能受益,所以,我決定抽出時間來禪堂做義工,以讓更多的人獲得身與心的昇華。

這些,都是金菩提禪師的恩德!在我徬徨時,是禪師的慈悲精神和加持,喚起我的菩提心,鼓勵我用更大的勇氣去承擔更深遠的使命。

多年來,我要尋找好師父的夢想,終於實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