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我走出了痛苦的深淵

字體:

瑪煦    美國紐約
圖文由美國紐約菩提禪堂提供

禪修的過程,就像將一盆混濁的水澄清的過程。經過這個過程,人的身心清淨下來以後,對事物的認識將會更加透徹,不應執著的煩惱也可得到過濾。
16zouchutongkushenyuan1-600自我的先生二〇〇六年中風以來,憤怒、怨恨、憂慮與恐懼的情緒一直纏繞著我,令我得了嚴重的憂鬱症,長期失眠、脾氣暴躁,內心異常自卑,完全不想見人。

由於體內的寒溼之氣鬱結,我極其怕冷且全身疼痛,夏天不能用冷氣,不能喝冷飲;冬天正常室溫下,白天要穿很多衣服,晚上要蓋幾床羽絨被。

最糟糕的是痰涎壅塞。我喉嚨長期像塞著一團口香糖,如果吃了芋頭、糯米、銀耳、豆腐等較為寒溼的食物,就會被痰涎阻塞至無法呼吸;很多水果連碰也不敢碰。即使我時刻小心戒口,血壓、血糖、膽固醇的指數仍全部超標。過著這樣的日子簡直是生不如死……

 

親切的紐約禪堂

不久之前,我的弟弟和弟妹參加了紐約菩提禪堂舉辦的免費菩提禪修健身班與二級班,感覺效果不錯,於是推薦我參加。

帶著半信半疑的心情,我參加了紐約禪堂二〇一二年十月舉行的「一日禪修」。

一進禪堂,我就有種回到家的親切感。當天,看到《見證禪修》影片中一位位學員談起自己身心的轉變和收穫,我那雙不知多少年沒有流過淚的眼睛也溼潤了;多年來因為不如意的生活而被折磨得像鐵一般硬的那顆心,也掠過一陣陣暖流。

這一天的感覺是如此美好,於是,我報名參加了十月二十日至二十七日的八天禪修健身班。

 

輕鬆告別痛苦

健身班的頭兩天,我在修練《大光明修持法》將兩手在頭頂聚攏時,總覺得很累,恨不得馬上轉到下一個動作。從第三天開始,我決定放開心胸,於是當我的兩手舉過頭頂做同樣動作時,竟然不再覺得累了。

到了第四天修《大光明修持法》時,當我微閉雙目,頭頂上出現了金光。那次,我的兩手一直舉在頭頂上,感覺輕飄飄的,好像在太空裡遨遊。待其他同修做完了第二次「大光明」,我仍然捨不得將手放下來。那一次我的兩手起碼在頭頂持續舉了四十五分鐘,這是我平時想都不敢想的。

做第三遍時,隨著音樂的節奏,我感覺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將我的頭頸部一下一下往後拉,彷彿要將我的病根挖出。在頸椎部的疼痛完全消失後,那股力量又自動去調理我右肩的病根,「搖散」了裡面的疼痛。

平日最困擾我的痰涎壅塞,在剛參加禪修那天就得到了緩解,即使不吃藥,也可以比較自在地呼吸了。到第五天的晚上,痰涎已比平日明顯減少,我可以開始重新享受自由呼吸的快樂。

剛開始練習《清淨觀想法》時,由於雙膝腫痛,我經常要按摩膝部。而且每隔一段時間,就痛得忍不住要將腳伸出。到了課程的最後一天下午,我雙膝的疼痛突然不見了。我盤坐在墊子上,身心隨著禪修的音樂聲進入了輕鬆寧靜的狀態……

八天的禪修課程,一般人認為的深奧、沉悶、乏味的禪修,化作了輕鬆自在的美妙體驗和享受。不知不覺中,我的身體變得比以前輕鬆,心情也開朗多了。

通過這段時間的禪修,我的血壓、血糖、膽固醇指數逐步恢復正常,原來極其怕冷的現象也明顯改善了。之前因為體內的溼寒嚴重,香蕉根本不敢吃,蘋果也是煮熟了後才敢吃,否則就會痰塞得上不來氣。禪修後,現在敢吃一些過去不敢吃的水果、蔬菜了。

 

心靈的解脫

16zouchutongkushenyuan1-600在進入菩提禪修之前,除了身體疼痛,我還有著很重的心病,被住持禪師笑稱為「苦大仇深」。

三十多年前,我和先生從中國廣州到香港,然後又移居美國紐約,先生幫一個遠房親戚打理生意。

我先生是一個工作狂,他經常每週工作七天,公眾假期幾乎不休息,每天只睡四個小時。長期過分狂熱工作完全剝奪了他與家人相處的時間,也嚴重影響了健康。我很擔心,經常提醒他要注意健康,他卻嫌我嘮叨。

終於,六年前,操勞忙碌了二十四年的他中風倒下了,一邊身子完全癱瘓。

我再生氣也只能全力配合醫生的治療。然而幾年過去了,如今他的手腳依然不靈活,身體也依然虛弱。因為心情不好,他很容易發脾氣。我也很生氣,卻不能頂撞他,否則他的血壓馬上會飆升。期間,也有人趁火打劫、落井下石,不但令我們家的經濟雪上加霜,還引發了夫妻之間的劇烈爭吵,幾次令他幾乎再次中風。

美國的醫療照顧費用如此昂貴,我常常擔心,將來我年老體衰不能親自照顧他,只能將他送進療養院,我們兩人那一點點養老積蓄不消多久就會用完,我們兩個一無所有的老人,該怎麼生活下去啊……

我陷入了恐懼憂慮的深淵。看著別的夫妻相親相愛、安享晚年,又想到我嫁了這樣一個人人都說好的「瘋子」,其中的鬱悶和苦痛只有自己獨自承受,無法向朋友傾訴。我開始絕望了,逐漸將自己封閉起來,幾乎中斷了和所有人的來往。

然而,在課堂上播放的金菩提禪師開示《創造幸福生活》《心靈的視覺》還有《慈悲的力量》對我的啟發很大,特別是《慈悲的力量》。金菩提禪師提到:「我心中沒有敵人,一切苦難就是磨練我的,我應該去接受它……因為慈悲,我們的心胸就能開闊,開闊的心胸就避免了很多疾病的發生……」

聽著開示,我感受到金菩提禪師的寬容、博愛,眼界一下子開闊起來,心結慢慢解開,身體的疼痛也大大減輕,整個人都變得健康了、開心了、柔軟了、慈悲了。

想到以前的我,腦子裡終日浮現出那幾個趁火打劫、幾乎將我們置於死地的人,想的都是如何復仇,真是愚蠢至極。

短短的八天禪修課程,通過禪修,通過聽金菩提禪師的開示,通過禪堂老師的悉心引導,我放下了精神包袱,克服了恐懼感,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我要持續修練下去,保持健康的身心,我要幫助那些身心仍在受苦掙扎的人們!讓他們也像我一樣走出痛苦的深淵,找到人生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