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與青年人聊天

字體:

liaotian1

關於失戀

問題:去年我失戀了,當時情緒特別激動,非常想不開,想去尋死,但又捨不得父母。受刺激比較大的原因是:我們分手不是因為感情出現問題,而是對方家裡不同意。失眠、睡不著覺,我當時心裡特別難受。

金菩提禪師:失戀,那不是很小的事嗎?比如說,女孩子失戀,想了一宿,「失就失吧!」有時候,這麼想想,自己就解脫啦!對不對?還要想:他可能不適合妳。不管這小夥子長得多帥、掙多少錢,妳要是嫁給了他,他家的「太上老君」總給妳念咒,尤其是他家的「慈禧太后」垂簾聽政,妳不就慘啦?所以自有妳的真命天子在等著妳。妳最後的婆婆可能是一個最好的老人家,是個最疼兒媳婦、最知書達理還學佛的高人——一看妳:「哎喲!這不是菩薩轉世嗎?」一眼就看上啦!天天給妳做飯,一個星期給妳捏一回腳,想想這些之後,妳還能為這事煩惱嗎?

失戀之後就有一種最偉大的語言:「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讓他後悔去吧!」這不是一種接受和解脫嗎?為什麼要那麼執著啊?通過時間可以證明,你可能嫁給他就是個錯誤。也許你遇上的人,現在長得很帥,很會討你喜歡,但將來可能不成才、不成器。

如果你真是一個有福氣的人,自有有福氣的另一半在等著你,怕什麼?

就像做生意一樣,要想投資就要做好應對風險的心理準備;要想戀愛,就要準備好應對失戀的心理準備。我們要懂得:有結婚,就有離婚,但是我們不輕易離婚。懂得了、看透了這套世間規律之後,去好好珍惜,去好好把握,也許我們會做得更好。看破並認識到這個規律之後,主動權就在我們手裡了。我說得輕鬆,但是不光失戀,就算失敗都是很痛苦的。學佛的人不是不痛,而是要學會去接受。不問天不問地,給自己在心裡找個出路——哪怕是傻子的出路,讓自己心裡解脫了,就是英雄,就是智慧,知道嗎?起碼,先度過了眼前的危難,至少不會為這個事一閉眼睛從樓上跳下去,或是吃了藥之類的。所以我們看透了這個規律以後,反而更解脫、更自在。

liaotian6

 

關於自在和忍辱的關係

問題:很多人都希望自己能夠得到身體上、心靈上的解脫,獲得真正的自在。可是在修行中,又有一項叫忍辱,自在和忍辱是不是有點矛盾?

金菩提禪師:忍辱是什麼?辱是恥辱、被欺壓侮辱、被辱沒;忍是忍耐、忍受、扛著(編按:「堅持」、「承担」之意)。忍辱本身就是一種憤怒,就是一種壓力感,就自在不了。但我覺得即使矛盾,最後也是可以統一的。如果不忍,有人罵你、欺負你,你就要報仇,請問你能自在嗎?他罵了你,你就打他;你打了他,他又要殺你。而且最關鍵的是一刀殺了也就拉倒了,但他整天說要殺你,卻就是不動手,就讓你一直等著,弄得你班也上不好,覺也睡不好。這是最麻煩的,就不自在了。

如果能忍,則大不一樣。他罵,他罵就罵吧!「對不起,我做錯了,下次我改,我給你送個禮物,知道你明天過生日。」另一種是懺悔:「我對不起你,我做個最好的蛋糕送給你,咱們都是好朋友,我錯了!」錯了就認錯。用「忍」字來化解,好像感覺太直白,其實是指能夠消化、能夠接受。佛教徒最能做到的事情,就是能夠接受事實。這個事實——無論是好的,還是不好的,我們都先學會去接受。學會接受就是大智慧。

liaotian4

 

人生如何不虛度

問題:在哪個領域發展能夠最大地實現人生價值?不讓人生白白虛度?

金菩提禪師:這個問題挺大的。其實組成人間社會的有數不清的行業,隨著科技的發展,行行出狀元。幾乎任何一個正當的行業技術,對人類都是有貢獻的,就看自己期望的目標。如果你偏重於某種技術,比如說電子,那就在電子技術方面去認真鑽研。

比如,美國哈佛有全世界最精尖的人才,他們的教育是什麼樣的呢?是對社會的責任感和使命感。我看了國內一個相親的節目,有個從哈佛畢業的年輕人,好幾個姑娘都想跟著他走,他問了一個問題:「如果你突然發財了,比如買彩票中了一千萬,會怎麼辦?」姑娘們有的回答說:「出去旅遊,看看非洲、義大利。」有的說:「給我媽買個房子。」都是這種回答。最後年輕人誰都沒選。現場主持人問他:「你心裡的答案是什麼呢?」他說:「我期望能有姑娘回答,把這些錢全部捐給社會上最需要的人群。我們是社會中最高級的人才,應該去服務社會、創造社會、改變社會。」這是哈佛學生都必然有的使命感。

一個最低級的人只想改變自己的生活狀態;一個高級的人——哪怕此刻並不高級——但是心中的意念會更大。有些人說:「你們學佛的人才大慈大悲,才想著去關心社會。」不是,一個有境界的人都應該這樣。現在國家的概念淡化了,我們要關心、關注的是整個世界。心中的目標是一個宏觀的大目標,才是最棒的。

我遇到一位加拿大的女孩,她的父親和我是很好的朋友。這個女孩頭腦特別靈活,儘管她並沒有上過世界一流的學校。她在溫哥華的大學畢業之後,第一份工作做了兩年。兩年之後,她朋友的母親在非洲一個很貧窮的國家做救援的工作。給她介紹那地方:那裡的生活很苦,水都吃不上,很多河溝就是大家涉水過河,有些地方還有鱷魚,過著特別原始的生活,很缺技術和錢。女孩就想用她的一技之長去援助非洲。她學的是造橋,是建築專業的設計師。她說:「我要為非洲人造橋,如果三年能適應,以後就待一輩子。」她和同學商量:「我在非洲設計和監工,妳到加拿大和美國去籌錢,讓大家捐款,咱們就在那裡修路鋪橋。」這倆小女孩才二十多歲。我也沒想到幾年前我見過的那個傻傻的、像個醜小鴨似的小女孩,突然間發出這麼個願望來。其實,我心裡覺得非常地讚美。

一個人要有宏觀的、偉大的、去幫助社會的心胸志願。如果有能力造福一個大社區、一個地區、一個國家,你的能力有多大啊!僅僅是養家糊口的能力嗎?已經遠遠地超過了!這樣的孩子將來想成立一個集團公司,我相信很簡單,因為她已經習慣於做大事了。她的思維,就是社會型的、國際型的、世界型的。所以我們也應該有這樣的愛心,為社會去做一些事情。尤其是年輕人,能量還沒有定位,也就是無量的、可開發的,能量可以無限地使用。

年輕人只要能聽懂我講話,只要你樂意讓自己的人生更精彩、更有能力、有魅力,你就去服務於這個社會。任何事情都是走第一步的時候最困難,難在不懂、恐懼、害怕、什麼都不會。但只要你聽懂了,開始向那個方向去努力了,離到達就不遠了。

liaotian2

關於工作

問題:面對沒有歸屬感、不能帶給我上進動力的公司,我有種麻木的感覺。但是迫於生計還得繼續去做,我應該怎樣調整自己的心態呢?

金菩提禪師:這個問題很簡單。對於我來說,所有經歷的事情,無論當時覺得好還是不好、喜悅還是痛苦,乃至無聊,我發現它們都是人生中最重要的營養,所以你應該去做好它。

譬如說,我的目的是登上泰山,但是在登山的途中,路過一個很髒、很爛的橋,而且我不得不路過它,那麼,就不應該用憤怒和排斥的心,而要用感激的心來對待它。因為它幫助我從此岸渡到彼岸,讓我登上泰山——它送了我一程。難道我們能很沒良心地去對待它嗎?

在漫長的工作之中,不要有煎熬的心理,應該有學習的心理,應該去接受。就是說你正好在一個自己並不喜歡的公司工作著——像一個破爛的、骯髒的橋一樣,但我們應該用一種恭敬、感恩的心面對這個橋。雖然它很髒、很爛、很破,但是非它莫屬——因為只有這一座橋,所以應該好好去對待它。

在工作之中,所謂受到煎熬,是自己心裡讓自己每一刻都在煎熬,是自己製造的。我們應該有喜悅和感恩的心。這種心會讓你成長,給你的所有佐料:苦、辣、酸、甜,對你的未來而言,就像一幅美麗的人生圖案,它是其中的一個色彩。在一幅美麗的圖畫中,淡有淡的美;重有重的美;紅有紅的好看;綠有綠的美麗。少了哪一筆,這幅畫都不是完美的。所以在接受每個歷程的時候,都應該用真實的、感恩的心恭敬這個世界。

換一個角度來看,我們走過的所有的路——比如,今天我去打工,老闆錄用了我,他成為了我的衣食父母。雖然主管、老闆可能對我並不是那麼友好、客氣,他的行業也並不是我的首選,但是此時此刻他是我的衣食父母。只要有這個概念,你就能做好。當你走過了人生之後,會發現其實那一筆也是很重要的,人生所經歷的一切都很重要。還有很多的公司,你看到的只是一個表皮,當你深入進去,才會發現裡面是一個桃花源。我們要尊重人生所走過的一切路程,不管行走時感受到的是酸、甜、苦、辣,都應該去珍惜、去恭敬。這是我走過的路,我覺得這是一個真正慈悲的學佛人要具備的寶貴心態。

別小看你的老闆,也別小看你的主管,他們可能某方面的能力比你高多了。雖然你在這裡一邊拿著人家的錢,幹著這個活,還一邊痛苦著。但是想想如果真沒人雇你幹活了,你才真的痛苦。千萬記住這句話:去做好它,可能在你的真誠之下就有黃金啊!